您當前的位置 : 多彩貴州網  >  中國貴州  >  書畫貴州
美的探尋 —— 觀《譚滌非畫集》有感
http://www.gog.com.cn 17-07-20 09:37 搜狐文化

——觀《譚滌非畫集》有感

(王義)

  一個偶爾的機會,從貴州省青年文化學會會長田原女士處得到其惠贈的《譚滌非畫集》,頗有些讓人愛不釋手、青睞有加。雖是仲夏時節,猶如一陣陣清涼的山風沁人心脾,讓人倍感“青青翠竹總是法身,郁郁黃花無非般若”之意。該畫集收錄畫家各類書畫近200幅,是譚滌非自幼習畫以來,不同創作時期作品梳理的又一力作。大部分作品曾參加國內外大型畫展,被各大美術博物館和世界各地收藏家收藏。

  

  譚滌非先生, 1935年生于湖南長沙。農工民主黨黨員。大學畢業。曾任貴州人民出版社美術編輯;現為國家一級畫師,北京新華書畫院特聘畫師,北京亞視藝苑文化研究院終身院士,中華書畫名人網藝術顧問、客座教授,貴州文光書畫研究會副會長。貴州國畫院高級畫師、花鳥畫創作室主任,藝術委員會副主任,老年大學國畫教授等。

  譚滌非先生在美術界具有很高的知譽度。

  1980年赴北京藻鑒堂中國畫研究院創作,曾先后參加香港“集古齋”舉辦的“中國現代書畫展”、“貴州國畫院畫展”、丹麥的哥本哈根“中國畫展”、與臺灣合辦的“海峽兩岸黔人書畫展”、“當代中國著名花鳥畫家作品展”、“河南省中國畫研究院首屆國畫作品特邀展”,1997年參加洛陽市“中國當代牡丹畫精品展”并擔任評委,1999年入選中國文聯主辦的“中國當代牡丹書畫藝術大展”其作品為中國文聯收藏,參加“當代著名書畫家精品展”獲優秀獎,中央電視臺“建臺四十周年書畫展”、山東省舉辦的“當代中國畫名家作品展”,全國當代第四、五、六、七、九、十一屆花鳥畫展,“海峽兩岸名人書畫展”,全國首屆花鳥畫展并獲文化部國畫優秀獎。

  1994年被聘為貴州省文史研究館館員。

  其主要成就為,1990年在廣州舉辦個人畫展。其作品《梨花月夜》入選《中華人民共和國現代繪畫名作展》在日本展出后,為日本釜山市博物館收藏。《鷹擊長空》為毛澤東的母校-湖南長沙第一師范學校美術館收藏。其作品曾先后被中央電視臺、北京榮寶齋、湖南省博物館、貴州省博物館、齊齊哈爾書畫院、河南鄭州美術院、中央統戰部等以及海內外個人收藏。有個人專集《譚滌非畫集》,入典《中國美術家名錄》、《中國美術書法界名人名作博覽》、《世界名人錄》.《東方之子》系列叢書、《世界華人美術名家書畫集》,榮獲國際文化交流金鷹獎。2001年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創作中心舉辦的中國畫百家作品談論集并被收藏,入選臺灣舉辦的新世紀國際名家書畫專集其作品被該會收藏。2002年入選《名家百畫叢書》系列、入選“中國花鳥畫百家”,多次獲文化部獎,國家人事部書畫人才專業委員會授予“當代中國畫杰出人才”稱號并獲獎,獲得“中華百業百杰創業人才”榮譽稱號以及“中國知名專家終身成就獎”。

  迫不及待地打開一幅幅極具震懾力的畫頁,那些凝固著譚滌非先生歷史印跡的《澗底青松不染塵》、洋溢著傳統水墨風韻的《松雉圖》、引人遐思的一枝一葉、一花一鳥、書畫頁中的花草木石、蔬果藤蔓、蟬鳴走獸、落雁沉魚,無不迸發出譚滌非先生一蹴而就、水到渠成的智慧與執著。他靈動如許的《瑤池飲露壽三千》、古樸恬靜的《池塘初雪》和攝人心魄的《鐵骨仙風》、《松澗積翠》……讓人如沐春風,嘆為觀止。我與于譚滌非先生,雖是“丹青會上尋常見,畫苑堂前幾度聞”,我曾在原貴州省國畫院學習書畫裝裱時與先生認識,但彼此之間并無過多交往。聽人多次談及其藝術造詣,所以這次所獲《譚滌非畫集》深感榮幸,對他的美術作品有種莫名的震撼而吸引。

  

  繪畫藝術幾乎伴隨著人類的文明,從遠古時候的巖壁畫,到如今的油畫、版畫、水墨畫、水彩畫等等,可真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水墨畫是中國特色較強的一種繪畫藝術形式,借助具有本民族的繪畫工具和材料(毛筆、宣紙和墨),表現具有意象和意境的繪畫。水墨畫具有水乳交融,酣暢淋漓的藝術效果。具體地說就是將水、墨和宣紙的屬性特征完美地體現出來,如水墨相調,出現干濕濃淡的層次;再有水墨和宣紙相融,產生溵濕滲透的特殊效果。由于水墨和宣紙的交融滲透,善于表現似像非像的物象特征,即意象。這種意象效果能使人產生豐富的遐想,符合中國繪畫注重意境的審美理想。

  水墨畫相比較其他畫種,在觀感上更能產生出與人們思想情感共振的節奏與力度,帶給人們視覺享受的同時,也給人們帶來了一種心靈震撼。

  看了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有個問題讓人思索:地域環境、個人閱歷和繪畫藝術到底是怎樣的關系?不能說地域環境是繪畫藝術的決定因素,但是,地域環境決定了繪畫藝術具有別于異域的美學特質之因果關糸。從大的方面說,中原地區繪畫和山區繪畫藝術就有明顯的差異:中原地域所產生的繪畫藝術大多呈現出慷慨悲涼、深厚雄偉的氣象,而長江流域中的山川的繪畫藝術則以雄奇險峻、原始古樸的風格見長,這不僅表現在繪畫作品上,也表現在所有的藝術作品上。

  貴州地處內陸,濤濤的烏江不但是南北的分界線,也是繪畫藝術風格形成的重要地域因素。終年郁郁蔥蔥的大婁山、烏蒙、苗嶺、武夷山麓和浩浩蕩蕩的南、北盤江沖刷而形成的地域風味獨特壯美的喀斯特地貌,曾經是漠視大漢隋唐夜郎帝國的邑域,也曾經產生過讓人感嘆的遠古文化。在這里,無論是地表還是地下,都蘊藏著巨大豐富的(山崖原始的)繪畫藝術遺產:從上述地域文化中汲取藝術元素,使他得益于這些得天獨厚的歷史文化,雖有“夜郎自大”的貶稱,但沒有獨特的地域人文環境因素,或者換句話說,這些得天獨厚的歷史文化成就了譚滌非先生的繪畫藝術創作之源。有資料表明,他在從水墨畫之初,就另尋途徑尋找由中國傳統水墨畫的基本繪畫原理來嘗試其韻味,從西方的各種風景、靜物到中國的古代的顧閎中、梁楷、現代的速寫大師葉淺予、版畫家古元等進行學習比對,此外他還反復地用各種不同類型的水墨畫技法去感受古今中外的各種繪畫意境,特別是中國歷代的繪畫大師到近代的張大千的繪畫,從中尋找藝術規律和吸取有益的藝術養料;同時,他還注重繪畫修養的提高,閱讀經典,閱讀詩詞曲賦,閱讀文藝理論,特別《文心雕龍》等古代藝術理論,經過不懈地努力,他不僅從繪畫的技藝上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而且在古典文藝上成為好學之士,也就是“內美“與”外美“的兼具之人。

  早在兩千多年前,孔子就強調“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說:應該立志為天下,為天下就必須講德行,而德行當以仁為主;據德依仁以外,還須熟習六藝。這段話,其實也就是著名作家柳青所說的,從事繪畫藝術必須進生活的學校和藝術的學校,只有在此學校合格了,才有可能成為一個比較有出息的作家藝術家。以此來看,譚滌非先生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輝煌的繪畫藝術成就,是因為他實踐了孔夫子的思想,也就是說,他踐行了柳青所強調的學校實質是強調作家和藝術家必須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熱愛和熟悉生活以及較高的藝術造詣,如《萬山浮動雨來驟》、《留得殘荷聽雨聲》等。正因為譚滌非先生達到了這樣的思想、學識和生活高度,所以,他的水墨畫創作也達到了很高的社會藝術境界。

  剛才說過,地域環境、人生閱歷對繪畫藝術有著重要的影響,那么,就貴州來說,又生成了怎樣的繪畫藝術品格呢?貴州的繪畫藝術文化品格不同于齊魯文化的繪畫藝術品格,也不同于江浙文化的繪畫藝術品格,而是具有內斂凝重的文化品格,其主要特征是慷慨大氣中積累深沉郁勁的藝術風格,具體到藝術創作上來說,就是敢于正視地域社會地域環境特質,偏重于用局部去反映全景式,也善于開掘出凝聚著山民生活生存習俗。如那些充滿動感的具有東方墨韻之美稱的《田園風味》、那些處處揚溢著活力的《瀟灑出塵》、為找尋樂趣而充滿美麗動人氣息的《綠蔭雙鷺》、古樸山野氣息的《春光爛漫》……這足以說明貴州地城特色的內斂凝重的繪畫藝術的文化品格。

  地域文化現象表現在繪畫藝術領域,遠的不說,就當代黃賓虹、任伯年、張大千而言,特別是貴州的楊長槐、王漁父、王振江等,他們以自己鮮明的地域文化藝術風格,形成了影響巨大的“貴州畫派”。這個畫派沒有江南繪畫的玲瓏剔透、小家碧玉,卻顯示出飽滿著強盛的生命活力和具有極大的藝術張力,淋漓酣暢地表現出貴州文化品格。——也許是貴州積淀了太深厚的原始文化,“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這些致力于繪畫藝術創造者,無不是竭盡全力甚至生命總想“鬧出點動靜”來。譚滌非先生也是具有這種貴州文化品格的藝術家,他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繪畫藝術中,在畫布上塑造屬于自己獨特風格的藝術世界,迄今為止,他已經在國內外發表了多幅優秀作品,可以說,譚滌非先生是我國當代水墨畫史上一個特殊級別的藝術家,也是貴州繼王漁父、桂百鑄以后的畫壇名秀。

  

  細讀譚滌非先生的畫,首先被他那充沛浩瀚的藝術氣勢所感染:無論是大型創作還是寫生小品,其藝術境界異常開闊,畫面形象呼之欲出,流瀉于整個畫面的色彩灌注著蓬勃向上的精神力量,例如,他的《年年有余》、《霜林飛雀》、《瀟湘風雨月明時》、《芙蓉雙鳧》、《秋色秋光《山居寫生》等作品,莫不是深藏虛若、氣韻生動,意境深邃?在當代水墨畫家中,能把畫面經營得到達氣韻生動的藝術層次,是十分罕見的,而譚滌非先生卻輕輕地邁上了這個繪畫藝術極高的門檻。——我總是以為,我國的繪畫真正的成熟期是在魏晉南北朝,是外來文明促使了現代的水墨畫迅速進入了自覺的藝術階段。而在唐、宋朝時期,雖然由于戰爭帶來了社會動亂,但是漢代以來獨尊儒術的思想專制局面瓦解了,佛教的逐漸興盛和道家思想的流行,極大地促進了繪畫藝術的發展。單就繪畫藝術來說,出現了荊浩這樣的水墨畫藝術大家,他不但在繪畫創作上獨樹一幟,也在繪畫理論上提出了“傳神”、“意在畫外”等審美觀點,一直影響我國繪畫藝術,從兩千余年至今仍然是值得認真探討的課題。南齊畫家謝赫結合顧愷之的畫論和自己的創作實踐,明確地提出了繪畫“六法”,曰:“一、氣韻生動是也;二、骨法用筆是也;三、應物象形是也;四、隨類賦彩是也;五、經營位置是也;六、傳移模寫是也”。在這里,謝赫把氣韻生動放在首要位置,可見在傳統的繪畫藝術中,是很注意這一點的。什么是氣韻生動呢?氣,在不同的語言環境有不同的解釋:在哲學中,氣是一種構成世界的物質,天是清氣,地是濁氣;在醫學中,氣是一種無形而又能處處表現出來的東西,是生命的支撐;在文學中,氣是貫穿于整個文章的內在的邏輯和思想張力;在繪畫藝術中,氣是從作者潛意識里表現出的一種充盈在藝術作品中的生命律動,是賦予繪畫靈魂的活力;韻,是藝術的節奏,是藝術相同元素的一種重復出現,一種按照美學規律自然的創造。可以這樣理解:氣是韻的內涵,韻是氣的外在表現形式。

  繪畫作為一種視角藝術而言,如果沒有敏銳的觀察能力和獨特的思維定勢,就不可能理解你所需要創作的繪畫藝術中的文化內涵。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一個主要的藝術特征就是氣韻生動,主要體現在他那塑造油的流暢而準確的造型上,體現在他準確把握水墨畫事物的主要性格特征和思想感情并能傳神地表達出來,體現在水墨畫事物所在的環境氣氛的營造上,體現在整體作品的光彩奪目、勾人心魂上,他的《蔬香圖》、《綠蔭憩禽》、《花下鳴雛》、《清茗悠韻》、(一)、(二)、(三)、(四)、(五)、《芙蓉鴨》等,無論是畫面事物的精神風貌還是內在的卓立于世的人格力量,均能很好地表現出來,形神兼備,甚是符合人們對這些水墨畫形象“預設”。人們往往根據閱讀這些有關的畫面,回想著他們的模樣,并按照自己的“預設”來描繪出其中的形象,寓意于物、以微見著。但是,這種“預設”的形象是模糊的不清晰的,而且是變動不定隨時可以修正的,而譚滌非先生卻能逼真地把這些活色生香地“復制”在畫面上,讓他們和觀眾進行思想上的交流與對話,盡管這種交流與對話是個體精神與之發生的,可是,假如一個藝術家塑造的水墨藝術和觀眾的“預設”形象相差太遠的話,觀眾是不會產生這種與繪畫交流與對話的欲望的,也就是說,這樣的水墨藝術創作就是失敗的,相反,能調動起來觀眾的情愫并刺激他們與這些水墨藝術進行交流與對話,那就說明了藝術家的成功,他所塑造的水墨畫形象得到了大家的藝術認可和肯定。當然,能達到這樣的藝術境界的畫家屬于鳳毛麟角,我認為譚滌非先生就在其列。

  當我閱讀譚滌非先生的《鐵骨仙風》時,想像作者立高巔之處,眼望著似江河的人流穿棱于高樓大廈,山巒田埂之間,耳邊似乎傳來音韻鏗鏘而又充滿無限感嘆之聲:“……喚醒謫仙人,山間酌酒。”之豪邁狀態。此時,真想長長地呼喊一聲:“烏蒙的魂兮,歸來!”

  閱讀他的《月融融》,看到那些氣勢磅礴的大山造就了峻秀別致的小景,盡見其精深智慧、盡現人生真諦、處世哲理。一股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地域環境造就了他們向往著美好明天、向往著改造環境的張力;他的《春風萬里》仿佛又把我帶回那迎擊悲慘的大自然災害中不屈的生命力,那種人類最原始的相互關心躍然而現,馬遠先生在序言中自有闡述,故不敘述。

  閱讀他的《清澗鶴鵒》畫,會讓你感到分外的親切。其是水墨畫藝術的傳統演繹之法,集合了水墨畫藝術表達的精髓,要求筆調的細致入微。譚滌非先生的筆下,他著重于觀念性寫實風格作品的呈現,筆法精湛,寫實細膩。就藝術表現而言,這幅作品讓我們欣賞到他精湛的水墨畫技藝,流暢的線條,沁染的紋理都可謂精彩至極。畫家寫實功底之深厚令人驚嘆。他的這類作品曾被國內外多家藝術機構和個人收藏。

  談到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中的氣韻之感受。氣韻生動不但是我國古典繪畫藝術的衡量標準之一,也是現代繪畫藝術的衡量標準之一,是古典美學和現代美學重要的概念,包含著極其豐富的內涵也留下了非常廣闊的闡釋空間。對此,譚滌非先生非常熟諳地運用在水墨畫創作過程中,因而他的水墨畫在思想內涵和藝術品位上都趨向于上乘,猶如大型樂曲中的輕重起伏,高低有序的布局而恰到其位,這種畫面的線條走勢、色塊的大小、墨調的對比、水墨畫肌理的感受等等國畫技巧,應用確實是“非一日之寒”的!這時氣度似乎可在譚滌非先生水墨畫藝術中留有傳承遺韻。看了譚滌非先生的一系列有關貴州各種事景的水墨畫后,確感他己獲知古人天賦才華的思想真諦。

  繪畫是會說話的藝術,在靜止的畫面中,我們享受的是視覺沖擊,細品之,享受到的則是畫面背后的那一份情感。

  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藝術題材眾多,從風景水墨畫的清新靜謐、靜物水墨畫的典雅質樸、到事物水墨畫的故事感可謂是包羅萬象,種類繁多。但是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寫實性。寫實是水墨畫技巧中的經典,他用寫實的筆法記錄自己的所聞、所見、所感,在某種程度上具有時代的標記,某些作品更是堪稱時代的記憶。在當代寫實水墨畫作品中,同樣有著屬于這個時代的情感力作。獨屬于這個時代的表情,喜悅和困惑,細膩卻很真實,去帶給我們無限的遐想和追憶,去追憶獨屬于那個時間點的情感積淀。

  四

  據說貫穿我國古典藝術的主流思想不是儒家思想而是道家思想,這是很有見地的。儒家崇尚的是入世的思想,而道家崇尚的是出世的思想。所謂入世,就是要求克服自己的個性,并盡量把自己的個性泯滅在共性之中;出世,則要求張揚自己的個性,并且盡量把自己的個性發揮到極致。——這就是儒家和道家的區別。儒家的思想得到國家管理階層的認可并大力推行,而道家的思想只好循入藝術,成為灌注藝術生命的主導思想,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確有他獨特的個性藝術風格之展示。

  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特別是對貴州地域風情的描寫,除了寫實之外幾乎達到了神似的地步,由此可以看出;

  一是沒有堅實的繪畫基本功,沒有對事物造型的準確把握和出神入化的運用,是不能達到這樣的形與神的統一并且相得益彰的水墨畫藝術境界的。

  二是民族民風意韻的感受。如依據其意來刻畫水墨畫事物,和刻畫現實生活中的生活場景相比較,其難度在于選材,即是選取怎樣的場景來表現水墨畫事物的精神狀態呢?這就需要作者具有深厚的民俗文化和古典文化知識,不單指詩詞曲賦,而是包括整個社會文化知識,例如草木花卉、山川河流、樓房草屋還有當地的生活習慣習俗等等,這些看起來非常瑣碎的東西,但是在水墨畫創作中卻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刻意表達的東西,人們通過這些微小的知識細節來判別畫面所處的社會環境和自然環境,從而正確把握水墨畫的思想內涵與精神世界,這是來不得半點馬虎的。

  三是如何把握著創作水墨畫時的觀念、設想和在如何實施的過程預設來解決作品中的光影、空間、體積、形體、色彩、色調、(棱角)邊界等問題的計劃設制,它將設及到所創作的畫面如何被閱讀,涉及色彩、筆觸、及如何洽好地將水墨畫技巧中的這些方法的合理應用。

  如1.塊面呈現,掌握滲化。2.定位主次,水墨適中。3.動態轉折,處理得當。4.明部暗部,拙中見巧。5.留出空白,透氣靈動。6.草書落款,加強形式。這當然也包括了它的受眾對上述技巧和觀念的理解和感應。

  前邊說過,譚滌非先生注意吸納各種有益于水墨畫創作的知識,但凡一應歷代生活知識熟習在心,一旦有了創作的藝術沖動就能隨時從平日的知識庫藏里調動出來,恰到好處運用在創作的畫面里,為塑造鮮活的水墨畫事物形象營造出真實的社會環境和背景,使他筆下的水墨畫成為“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水墨畫現象”。這個話說起來簡單,可是真正做起來是不容易的。黑格爾說過:“美在于發現。”一個缺少了解各類知識的人是注定成不了藝術家的,充其量只是個“跑龍套”的角色而已。譚滌非先生的畫,把古典的繪畫手法和繪畫創作技巧有機地結合起來,塑造出一個個性格各異、精神風貌迥然不同的藝術形象,且在構圖上絕然沒有重復現象,既豐富了當代水墨畫藝術長廊,又為當代社會弘揚主旋律唱響了黃鐘大呂之音,取得了良好的藝術效應和社會效應,這是應該予以肯定的。之所以肯定譚滌非先生這些水墨畫,是因為在他整個藝術創作中,他繼承了傳統的優秀文化思想,特別是儒家的強調和諧和敢于為天下的擔當精神,也繼承了道家的淡化名利和親近大自然的人生態度,值得強調的是,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突出了社會核心價值體系,主要表現在:他筆下的繪畫都是具有進步意義的,他們具有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具有堅強的民族氣節,是推動中國歷史前進的“民族脊梁”。也充滿者積極樂觀的向上精神和高度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走向,他不去刻劃那些患得患失無病呻吟的無聊之作,而是昂揚著時代精神和飽滿的生命創造活力,是把自己的命運和一切納入到整個社會前進過程的畫家,難怪有人戲稱他是一位對權威淡漠而深受大眾歡迎的資深畫家!

  

  我國的古典繪畫藝術講究的是社會功能,講究的是表意而往往不強調形式,所謂得意忘象就是這個意思。意是指藝術作品的內容,獲得意義是第一位的;象是指藝術作品的形式。《周易略例·明象》云:“故立象以盡意,而象可忘也。”這一思想在莊子那里得到了進一步的發揚,《莊子》用了一個比喻來說明:“筌者所以在魚,得魚而忘筌。”——這些都說明了古典繪畫藝術的特點。另外一個特點是積極調動閱讀者參與藝術再創造,所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是也。

  在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里,他很好地注意到了這些藝術特點,以省儉的畫面開拓出廣闊的意境天地,除以富于表現力的造型準確勾勒出水墨畫事物形象外,他還將中國傳統繪畫上的技法恰入其份地應用在畫面上,而他在水墨畫形象的塑造上則著力于表現出水墨畫中事物的靈魂和精神,反映出水墨畫事物復雜而豐富的思想情感,這些需要對所塑造的水墨畫的透徹了解和全面的藝術把握,離開了這個基礎,就是再有藝術才華的畫家塑造出來的水墨畫也是平面的,站立不起來,達不到立體的藝術效應。為什么呢?因為有修養在里面。作為繪畫藝術之一的水墨畫不僅僅是科學不科學、準確不準確的問題,還有生動不生動等事象指事,它的內容很寬泛。像老一輩畫家徐悲鴻說的“盡精微、致廣大,寧方勿圓、寧臟勿潔”,這都是繪畫中的問題。明暗轉折要方不能圓,這是什么?是格調,水墨畫素描基礎要硬要結實,這是藝術修養的問題。此外還包括畫面的構圖、明暗、結構等構成問題,還要注意畫面的韻律,綜合說來,是科學性與藝術性的結合。他認為要水墨畫站立起來,關鍵是找準水墨畫中形神達到高度一致的那一瞬間表現出的本質姿態和神情,在此處落筆其畫必佳。譚滌非先生往往善于捕捉水墨畫意境全部流露的那一形神并茂的時刻,繆繆幾筆就活靈活現地把水墨畫事物通過線條、顏色和光線永遠地保留在熠熠生輝的藝術隊列里了,使其繪畫具有了永久的藝術生命。在這里,洞悉水墨畫事物的心靈世界至關重要,表現水墨畫的心境世界亦至關重要,也就是得意忘象之意吧,也可稱之“意在畫外”吧。

  有人認為,潭滌非先生已經把水墨畫事物的靈魂展露在人們的面前,造型似否真實反倒不那么重要了,而譚滌非先生的事物造型卻是那樣逼真,所以,一個成熟的藝術家不非常注意形象的逼真而更注意表現水墨畫事物的心靈世界,也就是說,把自己的全部感受放在展現水墨畫事物的靈魂上面,這才是創造氣韻生動水墨畫的核心,舍此別無他途!當然,在極力塑造靈魂和展示心靈世界的同時,也必須在繪畫技能上不斷提高,同樣的道理,沒有精湛的繪畫技能仍然是不可能塑造好水墨畫形象的。

  縱觀譚滌非先生靈動飛揚、形象逼真、氣韻生動的水墨畫,可以看出,他既努力地傳承近代中國的水墨畫手法又大膽地跳出其窠臼,不受其左右,大膽借鑒西方繪畫技巧,把兩者巧妙地結合起來,在水墨畫的造型藝術上探索出一條屬于自己的獨特道路。

  這是一條什么道路呢?我以為就是:堅持中國古典的畫法,充分發揮點、線、面的原理,在寫意的基礎上充分將中國傳統的“墨分六色”之概念揉合進西方水墨畫的光線和透視的科學繪畫手法,并把兩者有機地協調在一起來表現水墨畫事物形象。——看過裔萼的《二十世紀中國水墨畫史》,覺得徐悲鴻等先生大膽引進西方繪畫技巧,并體現在自己的水墨畫作品上,取得顯著的藝術效果;但是,恕我直言,徐悲鴻先生在繪畫塑造上并未完全擺脫古典畫法的影響,他的某些畫作形象明顯地帶有明清甚至宋代水墨畫的痕跡,還不如采用傳統繪畫技法來造型,則可取的地方要多多有余,可舍之處則大刀闊斧。和徐悲鴻先生同時代的蔣兆和先生,偏重于古典的線條白描手法,在他的水墨畫上很少看見西方水墨畫的侵染,保持了古典水墨畫的純正品格,然而,這并不是說蔣兆和先生就沒有吸納西方的繪畫技巧,只是他很是圓潤地把古典手法和西方技巧銜接起來,未露出明顯的借鑒跡象,這是先生們的高明之處。時間過去了半個多世紀,我國古典繪畫積累了相當豐富的經驗,而譚滌非先生就是在這樣的歷史當口脫穎而出,成為一個傳統的水墨畫家,其水墨畫的藝術探索,確實需要認真研究和總結的。中國水墨畫要想真正贏得觀眾,需要“按照美的規律來構造”(馬克思),對于中國讀者來說,這就是按照中國繪畫美學傳統的規律來構造,即提供出富有深厚興味蘊藉的作品,因為這種作品才能動人。同時譚滌非先生他也同意吳昌碩先生的看法:喜歡藝術應該是畫家的主要目的,功利性不要太強,得獎不是成為大藝術家的必要條件而是社會對其藝術水準的認可。我們提倡了幾十年的個性,現在怎么樣呢?我們個性并不強,功利目的太多。這需要調整,慢慢調整。不要太著急,把問題心平氣和地講出來,科學一點,不要把問題說得太絕對了,調整是需要過程的,甚至是很痛苦的。

  總之,經歷了幾十個春秋的生活磨礪,先生于畫外悟出了畫中的道理。畫畫如做人,徒有華麗之衣裳而缺少厚樸之內涵是不能感動人的,他所體現的畫面自然是飄的,一個厚實不是一個簡單的狀態形容詞,它還包含了生活的滄桑、人品的醇厚、知識的積累等很多用畫筆解決不了的東西,所謂的“話在畫外”嘛。

  除了美術理論上的認識進步以外,要表現出畫面的內涵,確實有技巧可循。其一、利則薄、鈍則厚。轉折不可過于鋒利,即便是那種尖銳的直角面轉折,也應有適當的圓潤感,才顯得厚重些,這里所說的圓潤,不是八面玲瓏的那種圓潤,而是剛柔相濟的那種圓潤;其二、巧見輕、拙顯重。畫面要有適當的細節刻劃,但切不可過于追求表面的細致而一味取巧,不顧大局關系的把握、不要內在氣質的渾樸;其三、實則穩、虛則飄。對物體著落于水平面的地方,以及結構轉折點等重要位置須畫得很實在,該實在的地方若忽略了輕淺了,整個畫面就會云里霧里的,沒了根基。

  再從技巧回到思想,做人也如作畫。鋒芒畢現是匹夫之勇、斤斤計較乃市井之徒,智者行事往往不露痕跡而內蓄精銳,看似愚鈍實則慧心慧德。

  修習技藝之人,粗通皮毛便不知自斂,有如路至盡頭、江河失源,終究成不了大器。需博采眾長,存善美之心、知蒼生之苦、德藝兼修、孜孜不倦,方能在浩瀚的藝海之中架穩自己的小舟。

  先生認為所謂畫之道,大概與茶道、這道那道一般,最終修習的是人性與自然之正道也。

  譚滌非先生的水墨畫達到了目前自己所能達到的藝術高度,這不但給自己今后的藝術創新和不斷超越設置了輕易不能逾越的標桿,也給年輕的一代水墨畫家樹立了大家風范和藝術坐標,或許譚滌非先生在某個時刻得到了新的藝術啟悟再來個他年變更,這是難以斷定的,假如是真的,那確實是貴州水墨畫藝術之大幸也!

  不過,譚滌非先生也有不足之處,就是總忘記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曾在南明區文化館阮居平老師家的初識……

  --------------------------------------------------------------------------

  王義(藝)原貴州省話劇團舞臺美術主任技師(副研究員),現為民進貴州省文化委員會副主任、民進貴州開明畫院理事、貴州省師范學院文化與教育合作研究院研究員、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貴州省攝影家協會會員、貴州省音樂家協會會員、貴州省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貴州省舞臺美術學會常務理事,貴州省青年文化學會理事、貴州省影視文化藝術中心主任編導。曾參與電視專題片《天地絕唱——走向世界的貴州原生態音樂》、《您了解艾滋病嗎?》、《古、奇、險、幽話福泉》、《藝術殿堂的明珠——音樂》等,其中《天地絕唱——走向世界的貴州原生態音樂》(該片獲第四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音像出版物提名獎)。曾參與《貴州民間美術傳承保護》、《中國西部陽戲文化帶相關問題研究》國家級社科類課題(該課題獲貴州省第11次哲學社會科學3等獎)和《貴州省龍里巫山巖畫研究》、《貴州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問題研究》、《貴州民族民間戲劇研究》等省級社科類課題、現已出版專著《坑坑洼洼》、《藝文選輯》,合著《貴州儺戲文化研究》、《貴州民歌藝術論》。主要研究范圍:社會學、人類文化學、美學。曾在國內外有關刊物發表多篇學術性文章。

作者: 編輯:秦美虹
相關文章 專題推薦
 
· 全面深改圍繞六大領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變中國
· 全面深改三年:漸入佳境 次第開花
· 【深讀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進入施工高峰期
· 【2016年商務工作年終綜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給側改革 加快現代市場體系建設
盛夏時節,黔東南州從江縣各地農田的作物長勢良好,從空中俯瞰,色彩斑斕的稻田與傳統民居、河流、道路交織在一起,猶如一大.......[詳文]
近日,從江縣加榜梯田景區天高云淡,全國各地的游客紛至沓來,觀賞梯田自然風光,體驗原生態民俗活動。....[詳文]
貴州美食之讓人垂涎欲滴的腸旺面
貴州美食之絲娃娃
貴州美食之豆腐圓子
美食文化 香獨山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網站簡介 | 廣告刊例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增值電信業經營許可證(ICP):黔B2-2001000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212006001
營業執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40824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新出網證(黔)字001號  
做什么生意赚钱